人物

当前位置:9159com金沙网站 > 人物 > 并不是因为官渡之战,曹操和他的两位谋士荀彧

并不是因为官渡之战,曹操和他的两位谋士荀彧

来源:http://www.zhongtengled.com 作者:9159com金沙网站 时间:2019-09-14 11:41

官渡大战的结果我们已经知道,袁绍虽然拥有数倍于曹操的兵力,结果却还是惨败给了曹操。然而在官渡之前,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曹操与他的两位优秀的谋士郭嘉、荀彧都是怎么看待袁绍的呢?他们对于袁绍的评价如何,对于即将开始的重要战役又是什么样的预测和看法呢?

公元200年的官渡大战,袁绍大败于曹操。此后,袁绍一蹶不振,其子袁谭和袁尚的势力最终也为曹操荡平。为什么实力首屈一指的袁绍集团会彻底覆灭?官渡战败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但袁绍麾下不同地域士人间的长期斗争倾轧才是深层原因。

当孔融一本正经地在曹操集团宣扬袁绍不可战胜的言论时,大部分曹操集团的人都选择了沉默。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其中就包括下面几位:

袁氏的河南与河北谋臣

郭嘉曾经在一次与曹操的私聊中对袁绍进行了深刻批判,认为袁绍有十个缺点而曹操有十个优点,所以曹操一定能在最后的决战中战胜对方。但是我们并不清楚郭嘉是否有公开发表过类似的言论。唯一一个站出来公开反驳孔融的人是荀彧,面对大文豪的投降言论,他毫不客气地对其予以了逐条批判。

袁绍手下谋臣武将主要来自两大地域。一派是与袁绍同属河南的士人,包括颍川的荀谌、郭图、辛评、辛毗兄弟、武将淳于琼,以及与颍川邻近的南阳的许攸等。许攸早年与袁绍和曹操等结好,袁绍得罪董卓,出逃冀州之时,他就追随袁绍。

荀彧说道:“袁绍的军队虽然众多但却没有良好的纪律,田丰这个人很喜欢顶撞上司,许攸又十分的贪婪,审配有很强的权力欲望却没什么智谋,逢纪处事很果断却非常的自负。一旦我们双方开战,这些人组合到一起后的结果只可能是:审配和逢纪负责料理袁绍的后方就一定会逮捕贪婪的许攸的家属,这时许攸就必然叛变。至于颜良、文丑,拿只是两个有勇无谋的武将,一旦开战就肯定会被我们俘虏的!”

www.9159.com ,荀谌出自颍川郡大族荀氏,是曹操首席谋臣荀彧的兄弟。东汉的名士以汝南和颍川最多,孔融点评汝颍人物时,认为荀氏兄弟“当今并无对”。冀州牧韩馥是袁氏门生,为人懦弱。袁绍欲软硬兼施夺取冀州,荀谌就是袁绍派去游说韩馥的说客。不过,荀谌的眼光能力远不及荀彧,以及荀家另一个着名谋士荀攸。

荀彧本人曾经在袁绍手下工作过,而他的亲兄弟此时还在在袁绍的身边,所以他对袁绍的幕僚集团有很深的了解。正如他所说的,袁绍集团的内部有着极其复杂的情况,沮授和田丰似乎是两位有着极高战略眼光的人物,但他们因为自己是冀州的本土势力代表而经常在袁绍面前表现出偏执的性格,所以一直受到袁绍的猜忌。而身为田丰同乡的审配确实没有什么头脑,为人比较死板,但这样人往往更受领导青睐,但即便如此,他的忠诚后来仍然有遭到袁绍的怀疑,幸亏有逢纪说情才得以被开脱嫌疑。

颍汝士人多结交朋党,且家族联姻,比如荀氏就与同郡的辛氏、钟氏和陈氏相互联姻。当这些河南士人离开故土去冀州辅佐袁绍,更需要与同籍士人抱团结党、维护共同利益,从而在冀州形成了颖川士人集团,与袁绍的河北本土势力发生矛盾冲突也就不足为怪。

逢纪和许攸是同乡,他们是最早追随袁绍的两个人。逢纪以前曾在何进手下工作,许攸年轻时曾参与前冀州州长王芬试图废黜刘宏的阴谋,两人都是出道比较早的职业政客,在政坛小有名气,但我们却不能从历史中看出他们有任何真才实干,倒是逢纪也在袁绍不道德夺取冀州的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似乎两人都更懂得耍阴谋诡计而不是正常政治。

袁绍手下的河北本土士人主要有沮授、田丰、审配以及武将张郃等人,其中沮授和田丰的政见谋略,不在荀彧和郭嘉之下。袁绍初夺冀州时,为巩固统治并平衡河南集团,笼络重用冀州士人:命沮授为别驾,后来擢升为奋武将军, 监护诸军,审配任治中,田丰为别驾。治中和别驾都是冀州牧的高级佐官。

至于辛评和郭图,两人是同乡,然后同在前冀州刺史韩馥手下工作,后来又共同劝说韩馥向袁绍投降,这似乎就是他们为袁绍作出的唯一贡献。后来郭图曾作为袁绍特使前往洛阳探望刚从李傕手上逃出的刘协,但因为历史记载的矛盾,我们并不能知道他对袁绍的决定有起到何种作用。至于颜良、文丑二人,他们都是刚出现在史书上便立刻死去的人物,所以我不会比别人更多了解他们在历史上的事迹。

河北地区自古民风质朴刚毅,多慷慨悲歌之士,比如战国时的荆轲。河北士人也普遍正直、刚烈、直言敢谏,与善变通的中原士大夫形成对照。

流传下来的文字多次记载了袁绍幕僚集团在各种问题上出现的分歧,其中包括是否迎接皇帝、如何攻略南方、如何分配军权等等,而这些分歧随着袁绍在继承人问题的摇摆而彻底爆发。

袁绍集团里的逢纪是一个特殊人物,他既不属于颍川集团,也不是冀州本地士人。

袁绍有三个成年的儿子,原本长子袁谭应该是日后继承他地位的人物,但袁绍本人却给与了三子袁尚以更多的爱,于是他的集团内部也分作了两大派别,一派以审配、逢纪为首,他们支持袁尚取代袁谭成为继承人;另一派则以辛评(一个相对不算起眼的幕僚人物)、郭图为首,他们主张维护袁谭的家族继承人地位。很显然,这两派人已经从之前单纯的政见分歧而变成了完全的利益冲突了。

袁绍集团两大势力的主要士人

面对属下的矛盾,袁绍不但没有公开表示以袁尚或者袁谭作为继承人,反而让长子袁谭镇守青州,次子袁熙镇守幽州,外甥高干镇守并州,最后自己和袁尚一起呆在冀州。这种暧昧的态度大大加深了大家对袁谭继承人地位的怀疑,以至于之前并不太关注此事的沮授都做出了表态,认为这样做会导致整个集团的分裂,而袁绍自己却并不以为然,于是沮授便发表了一句很不讨人喜欢的牢骚:"祸患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啊!"

颍川与河北士人的矛盾冲突

这些情况当然瞒不过南方的曹操。所以面对众人对自己集团未来的质疑,曹操本人表现得非常自信,他说道:"我知道袁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很大的志向却没有足够的智商,样子很吓人胆子却很小,经常嫉妒有才能的人,没有什么威仪,军队虽然多但却管理得很乱,部将都很骄傲以至于命令经常不能通行,所以他的地盘虽然广大、粮食虽然丰富,却也只是为我而准备的礼物而已!"

袁绍在统治冀州前期,还能居中协调颍川与河北士人,但两大集团在政治取向、军事战略和经济利益的冲突一直存在。

从已交待的历史和事后的情况来看,曹操对袁绍的评价是十分中肯的。但问题在于,一个集团的领导人物虽然对集团有十分重要的影响,但这种影响也是有限的。古往今来我们都有看到许多小组织的首领非常有才能,但因为缺乏一个好的平台,所以他们对历史的影响也十分的有限。袁绍可能真的像曹操所说的那样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是他的平台比曹操的要更好,掌握的资源也比曹操更丰富,所以两人决战的胜负还为未可知。更何况曹操本人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的缺点也和优点一样鲜明,至少袁绍至今还没有因为什么桃色问题而险些死于非命,而这种事情已经在曹操身上发生了一次,谁能保证他不会再犯?

191年汉献帝受困于长安时,沮授建议袁绍“迎大驾于西京......,号令天下”,田丰也持类似观点,袁绍很认同。这比毛玠建议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早一年,更比荀彧早了四年,可见这两个冀州谋士的远见卓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后来献帝逃难于河东地区,沮授再次建议袁绍“挟天子以令诸侯”。颍川集团揣测到袁绍有称帝野心,郭图和淳于琼就投其所好,指出汉室已衰微,无须迎献帝,以免为其所累。袁绍从之。曹操则抓住机会迎献帝建都于许昌,打出兴复汉室的旗号,占据了政治和道义制高点,袁绍追悔莫及。可见,袁绍手下颍川谋士的大局观远逊于河北士人。

199年灭掉公孙瓒之后,袁绍雄踞黄河以北的幽、并、青、冀四州,军事实力达到顶峰,曹操也基本控制了黄河以南的关东地区。为实现称霸野心,袁绍欲与曹操决战。为此,颍川集团和河北士人意见相左,矛盾激化。沮授认为与公孙瓒多年战争后师老兵疲,应该屯田整修,同时派精锐骑兵,抄扰曹操控制区,令他疲于应付。郭图针锋相对地指出,袁绍此时军力强盛,正应该一鼓作气消灭曹操,所谓机不可失。

本文由9159com金沙网站发布于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不是因为官渡之战,曹操和他的两位谋士荀彧

关键词: 9159com金沙网站 www.9159.com